手机版

宁乡帮手机版二维码

微信版

微信二维码
阅读:1019回复:0

好好的活着就好

带着玫瑰

发私信

籍贯:灰汤

金币:416枚

威望:1604点

帖子:101个

注册:2014-07-14

楼主发表于1月前

熬夜,真的会上瘾,只是现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,早早的睡去,早早的醒来。把灵魂埋在午夜中,任它飘零散去。再没有理会,再没有顾忌。是不是在心底,想把自己变回那个迟钝,不再空灵敏感的自己。

又是周六,还是没忍住,夜深人静的时候,一个人寂静,享受这份孤独。不再喝的咖啡,其实在心底被深深的藏起来,也许哪一天,又开了口子,再不能停止。稀稀疏疏的星光散落在天边,忽然的隆隆雷声夹杂着呼呼风声扑打在窗户,半开的纱窗中冷气拥挤着钻进来。裸露的皮肤一层层凉意透彻,起身,迎着凉风静静的矗立,而后轻轻关上窗。这样的温度,这样的雨夜,偶或砸下来的冰雹,明天清晨,静卧在这个城市周边的山峦,该戴上了雪白的帽子。

困了,睡去,醒来阳光已爬到半山腰,暖暖的光线透进来。仰起头,温度悉数打在脸颊,暖暖的,即便一脸的泪痕,也已干涸,也可以获得到温暖。

晨风中裹紧外套,稀薄的雾气氤氲,似薄纱把山的羞涩都掩映起来。山巅果然一层薄薄的冰雪覆盖,远远的,似婀娜的少女,一头白发,面掩轻纱。风一吹,心似已从胸膛跳出来,半遮半掩的面纱,将离未离。手一握,嬉笑着遁去,再无踪迹。

打开车窗,风从拉萨河的这边吹过,在桥上,似乎永远不知风从哪里飘过,又从哪里飘来。总是周边的风都灌进身体,然后又嬉笑着散开。半湿的发丝,被冷风一吹,依旧飞扬起来,凌乱却随意。

今天要值班,早早的来到办公室,看着那一株株生长在这里的绿植。竟也落泪,没有离去的时候,细心的照料,一旦别离,就是天涯海角了。从此剩下的路,依旧归位到各自的宿命,终将自生自灭,异或在别个谁的细心呵护下更盛妍。

一株一株的浇着水,默默的注视,他们都是有生命的,都是可以感知的。也许他们的喜乐不随我们,异或我们听不懂,但整个生死的轮回,便是同我们一样的。下一辈子,若还能进入轮回,只愿是深山幽林中的一株老树,寂静辽远,兀自独立。

一点点小心翼翼的把你们从母体上剥离下来,开启全心的旅程,也看着你们死去,也看着你们中的一些茁壮。我想好好的陪着你们走这一段路,剩下的岁月已无几多,哪怕再多牵绊和不舍,终将散去。

我走了,你们是否悲喜,是否哀乐,是否生死,我都不再了解。试着放下,试着释怀。其实也是在告诉自己,该往前看的。相处的那几年,看着你们一点点的生根、发芽,然后成长起来了。是该要放手的,一定要放手的。只为了彼此都可以继续,都可以往前。

内心的自责,在梦里都是清晰,那份心痛和疼惜真真切切的。阿爸从楼梯上摔下来,手臂臂膀根部,整个脱臼了,一辈子的硬汉,大山一样的父亲,疼得汗如雨下,却咬紧牙关笑着。还好,还好姐姐和姐夫离父母近一些。阿爸依旧谈笑风生,还佯装嗔怪姐姐为何告诉我和弟弟;还只是从医院回来,整只手肿得大了一圈,还在坚持用一只手掰玉米,然后一袋袋扛回家;依旧坚持用一只手和母亲准备明天要买的蔬菜,坚持自己开车去,坚持自己一个人去卖菜。

早晨醒来,泪痕未干,梦里都是责备,都是为人子女的不孝。也许,也许我真的不能再任性流浪,也不应该在离双亲那么遥远的地方了。在阳光中,抬起头,暖暖的阳光照在身上,知道自己应该要更坚强,更努力的。

谢谢这一辈子可以成为双亲的女儿,感激这一辈子可以这么好的活着。

“阿爸,我离开拉萨之后去哪里?”

“你自己看,你喜欢哪里就去,想做什么都可以,我们都支持。”

“要是能回来昆明就好了,不忍心你一个人漂泊。”阿爸,轻轻的加上一句,几近自言自语。

这一端的我,眼泪已在眼眶打转。

“妈,我离开拉萨之后去哪里好呀?”

“你自己看着哪里好去,就去哪里。”

“别听你阿爸说的,我们没事的,都很好,你也别回来昆明,近一点的话,去成都也可以的。”目前只来到过昆明的阿妈,她知道成都很近么?也许只是因为熟悉,所以觉着女儿在那里也可以,她去得到。

阿爸想的事情多一些,希望女儿在一个城市终老,可以有自己的圈子,自己的朋友。阿妈,只是希望我选择不要有太多麻烦事的地方就好。在哪里都行,双亲都支持的。

这一辈子,何其幸运,是双亲的孩子。他们是云南大山里的农民,这一辈子都在土地上忙忙碌碌。风吹雨打的日子在山里,风霜雨雪的日子,还是在山里。每一块土地,每一寸,他们用一辈子在丈量。对孩子们,却有莫名的宽容和期许。

也许别的都不期许,只是心底默念许愿:一家人,都好好的活着就好!

风从心间拂过,留下清凉,带走了泥泞和尘埃!

0

打胎整个流程要多少钱http://www.whrenai.com/zkzb/fk/jhsy/16693.html
提示:您需要登陆注册方可回帖!